文/佟亚云 史额黎 王谦 编/李悫

8月24日,一名20岁的温州乐清姑娘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浙江省乐清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乐清公安”今天发布案情通报称,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

经初步侦查,该滴滴司机钟某交代了对赵某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

受害人朋友与滴滴表述存差异:滴滴是否及时向警方提交车主信息?

25日,一位自称受害者朋友的微博用户称,受害人曾于24日下午14:14向朋友发布“救命”、“抢救”的信息,受害人朋友在收到受害人求救信息后于15:42开始向滴滴平台拨打电话,滴滴平台表示将在一个小时内回复。

受害人朋友在第一个小时内多次致电滴滴平台客服确认进度,客服表示一小时未满,要求其等待。

受害人朋友于16:00左右向永嘉塘派出所报案,警察表明身份的情况下与滴滴平台沟通要求获得司机具体信息(电话、车牌等),但无果。直至24日晚8点以后,其才收到消息称滴滴将车牌信息提供给警方。

滴滴方面则称,接到警方调查取证需求后及时提交了信息。“在接到受害人赵女士亲属电话反馈后建议尽快报警,并在接到警方依法调证的需求后及时提交了相关信息。”

就在车主作案前一天,滴滴曾收到另一名顺风车乘客投诉该车主“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开到偏僻的地方,下车后司机继续跟随了一段距离”。但客服承诺两小时回复并未做到。

滴滴平台对于未将车主信息提供给家属回应称,“由于平台每天会接到大量他人询问乘客或车主的个人信息的客服电话,而我们无法短时间内核实来电人身份的真实性,也无法确认用户本人是否愿意平台将相关信息给到它人。所以我们无法将乘客和车主任何一方的个人信息给到警方之外的人,希望能获得公众谅解。”

京师律师事务所韩明辉律师认为,若该微博用户所述情况属实,滴滴平台怠于提供基本信息,导致求助人和警察都无法第一时间帮助到乘客,应该承担侵权责任。

韩律师称,“保障隐私固然重要,但消费者人身安全是更大的法益,滴滴显然在处理时没有尽责和引起足够的重视,应该第一时间向求助者提供信息,主动联系司机,查实相关信息,帮助消费者消除安全隐患。”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周罡律师认为,安全保障权是消费者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排除对于出行消费者人身及财产安全具有的威胁隐患,是滴滴和购买出行服务的消费者之间法律关系进行下去的必要条件。

“如果滴滴评估了顺风车的车辆、驾驶人的安全情况后,感觉无法保障消费者出行安全那就应该中止此项业务。毕竟消费者的生命安全最重要。”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薛梦溪律师认为,滴滴司机的个人隐私界限应当由民事领域来约束和调节,比如说滴滴司机在注册的时候和滴滴公司签约明确哪些信息可以向社会公开、哪些信息可以提供给乘客等等。滴滴公司也应当将此类可公开信息的类别和公示的条件向社会明示。

滴滴司机对乘客的犯罪案件屡禁不止

实际上,如何保护乘客安全,一直是滴滴面临的棘手问题。

早在2016年6月,就有媒体报道,电竞选手马某在湖南长沙搭乘滴滴专车前往长沙黄花国际机场途中,遭专车司机持刀施暴。该乘客不但遭遇背部重伤,左手2条手筋也被利器挑断。

滴滴在回应中表示,涉案司机李某并非滴滴专车注册司机,而是私下借用他人司机帐号和自己车辆接单,这是严重违反平台相关司机规则的。滴滴平台对原司机帐号进行永久封禁。

此后,滴滴司机致乘客死亡的事件仍然时有发生。2016年8月,北京乘客董某在下车后与滴滴司机张某发生争执,被张某殴打致死。同年11月,广西贵港两名乘客因与滴滴司机杨某爆发争吵,被杨某朋友捅成一死一伤。

但真正让人意识到事态严重的,还是今年河南郑州发生的空姐滴滴打车遇害案。5月5日,空姐李某在搭乘滴滴顺风车过程中,惨遭司机刘某杀害。

有媒体梳理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在此事之前,单涉及滴滴司机犯罪的刑事案件中,强奸案件多达11起,司机殴打乘客7起。

5月11日,滴滴公布自查进展称,在针对郑州顺风车案件的自查中发现,该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且正常通过了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三证验真、犯罪背景筛查和接首单前须进行人脸识别等安全措施。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

滴滴还表示,其原有的夜间安全保障机制不合理,导致在该订单中针对夜间的人脸识别机制没有被触发。此外,嫌疑人在案发前曾有一起言语性骚扰投诉记录,客服五次通话联系不上嫌疑人,由于判责规则不合理吗,后续未对投诉做妥善处理。

因此,滴滴决定自查整改,将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一周:其他平台业务对全量司机全面审查,用一切手段清理平台上可能的人车不符清理;并要求运营及客服体系全面整改。

空姐被害以后,滴滴的“史上最严”整改措施为何失效?

距离空姐遇害仅三月有余,在又一桩不幸面前,滴滴曾经承诺过的整改措施是否发挥过功效?

5月16日,滴滴发布阶段整改措施,顺风车业务取消了个性化标签、个人信息等社交功能,暂停接受22点-6点期间出发的订单;针对所有出行业务,滴滴要求每次出车前司机必须进行人脸识别验证,修改产品设计,将紧急求助功能提升至显著位置,并增加乘客一键拨打110等安全号码的功能。

6月13日,空姐被害后一个月,滴滴公布安全升级新进展,宣布将恢复夜间时段22点-24点、5点-6点的顺风车业务。

同时,滴滴提出上述两时段只允许车主与乘客同一性别出行;将小范围上线测试护航模式和安全共建卡功能;并且部分业务将在小部分城市测试行程中录音功能。

尽管滴滴的这些整改措施被称为“史上最严”,但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在5月5日后,仍然爆出了至少10起滴滴司机对女性乘客的犯罪案件,其中强奸、性侵案件占多数,涉及快车、顺风车、代驾等多个业务。

5月15日凌晨,滴滴司机沈某在江苏省南通市开发区接上了年轻的女性乘客吕某。闲聊中,沈某见女乘客年轻貌美,竟强行将其带至家中欲实施强奸,后女乘客趁机逃脱。江苏省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犯罪嫌疑人沈某批准逮捕。

5月13日凌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一女子乘坐滴滴快车,由于深夜酒醉,该滴滴司机趁机与其发生性关系。

7月初江苏淮安马小姐晚上应酬醉酒,滴滴代驾司机趁其醉酒实施性侵。目前涉案的两名滴滴司机均被当地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逮捕。

周罡律师认为,滴滴的整改措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消费者的人身安全,但从媒体曝出的这次温州滴滴被害人赵姑娘遇害的一些初步信息看,这些整改措施显然没有完全得到有效执行,起码是没有尽到有效提醒责任。

“否则为什么受害人只向朋友求救,而没有一键拨打110呢?”

韩明辉律师认为,空姐被害后,滴滴采取的预防措施并不够完善。

“这种具有私密空间特征的运输服务,危险可能随时发生且难以求助,应该从市场准入,资格审核,信息屏蔽,危机处理,快捷投诉处理,紧急情况的介入等各个方面制定预案,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以隐私保护为名将乘客置于危险的境地。我觉得滴滴在服务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对于滴滴曾提出的车内安装录音录像设想,韩明辉律师认为,滴滴出租车提供服务的时候不能仅仅认为是私家车,而是有一定的公共空间的属性,可以设置车内录音或者录像,但这并不足以防范风险,最多也是对事后纠纷处理提供一定的帮助,遇到这种正在发生的风险,对危机处理更应当加强。

“滴滴司机临时起意犯罪的情况比较多,如果对危险第一时间介入制止,一定程度上可以防范这种风险。”

滴滴的整改还在继续。

女孩赵某遇害后,滴滴发公告称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针对该起事件中滴滴内部责任的自查自纠进展,我们也将及时向公众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