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热句,出自某微信公号文章。将新年伊始两件时闻(苍姐成家+中芭声明)绑在一起生发慨叹,比对编织,调制出一款混搭错乱之美,吊诡神异:是停滞与飞跃,是倒回与归璞,是仇恨与温煦……当生拉硬拽的粗暴下藏有井然有序的逻辑驱动时,字面语境便有望幻化出满溢反讽意味的多维意义语境,是甜蜜的揶揄,也是隽永的绝望。

娱乐热词,多与「小狼狗」「老狗X」等并用,以狗喻人,偏指一隅,并无特别贬义。娱乐新闻向来鸡飞狗跳,无耻无聊,没皮没脸,但相比其他诸界,其浊也明晃晃地烂在亮处,「小奶狗」好歹知道卖乖,「小狼狗」好歹知道仗势,有套路呢,不像其余诸界,无法无天得全无章法……当然,闹到非要给小奶狗写论文(《小奶狗的相对性原理》)也是有点过——接下来,怕不是要给老狼狗递交非遗申请吧?

来自好奇心日报报道,语出《纽约时报》专栏作者 Bret Stephens 近日文章:「我们生活在又一个民主自我怀疑的时代。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低增长成了新常态。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打赢自己参与的战争,既为采取行动(伊拉克)而后悔,也为不作为(叙利亚)而后悔。我们生活在自己都鄙视的文化中,却找不到任何改善的方法」……岁末年初,这类专文极易传染年根儿抑郁症,可即或抽离原语境中的恁多细节,仍高度赞同它对文化无力的泥淖之喻:是沮丧裹挟倦怠,是冷漠包裹虚无。

2018年第一梗。「2017年12月31日,最后一批90后(生于1999年12月31日)度过了他们的18岁生日,这意味着最后一批90后已经全部成年了!这就是18岁照片的梗」……这波刷屏话题跟「假期综合征」相关?跟「岁末抑郁症」相关?或者,跟啥都没关?人家就是想显摆显摆、咕叽咕叽、怀怀旧、扯扯淡,不成?

来自作者晓谕文艺本周文章,文章历数《大闹天空》《天书奇谭》《哪吒闹海》《三毛流浪记》等动画名作的幕后动画大师陆青,并以「很遗憾用这种方式认识您」一句煞尾。信息爆炸年代,在入殓文里结识陌生人已属常态,句中「遗憾」二字是自嘲,也是自检,是这年代已不多见的诚意和歉意。

职业热词,相关语词有「整理术」「断舍离」「生前整理」等。作为新兴职业,至少在我们这儿,「整理师」一职的启迪意义大于实用意义,这个低配类似「清洁工」高配趋向「生活家」的「职业」带给我们最大的启迪与人生终极意义层面的悲剧性密切相关:年轻时我们亲自得到的那些最终还要自己逐一散去,一本本、一件件、一桩桩地,散去。

语出学者刘柠专栏,探讨社交媒体(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时代的「群体性孤独」,作者认定赵钱孙李无一幸免:我们「不定时地在SNS上‘聚首’,晒自己的生活,窥视别人的生活,在吐槽的同时听别人吐槽」;我们满足于「由点赞、emoji和动漫表情构成的‘浅接触’,在世界被web2.0彻底荡‘平’之后,今天的自恋者们拥有了一个‘巨无霸’的功放罢了。——(这个)功放的名字叫‘微信’」。

自品玩网推荐,语出Twitter.LovatMemo:「像我这种打专车自备水,自备充电宝,路线按导航,不说话不打电话,主动过马路不麻烦司机掉头,下车自动扣款的人,算不算佛系乘客?」……流行词组或句式的好处是为原本寻常的存在提供一个重新把玩或张扬的机会,而它的麻烦无处不在张扬时尚暴政,助其滥到乏味——就说「佛系」,18年初,「佛系黄牛」已粉墨登场,「佛系人渣」之类怕是已经上路?

语出饭友王金牙儿新年饭文:(2017)「这一年过得真快,解说还没报完双方阵容,进球就已梅开二度。虽然这个冬天庞大到模糊,但新年总还是让人憧憬来日的丰富。愿青年不被左右地行路,中年不被侮辱地油腻,愿子女不被打扰,父母少些争吵,愿善良的人不伤心,跋涉的人不疲惫,努力的人不困顿,有情的人不孤单,而相爱的人,总是开心和好看」……比起被饭友夜骸揶揄为用二十年前老腔调写成的那些高考作文般的新年祝词,王先生的这祝福又殷勤,又朴素。

(麦片儿猪排丼)

(杀猪D文人)